一碗咸鱼猹

高考暂A

校宠的日常醉生梦死

【苍策】友军中秋番外 [别名:正经浪货军爷的作死]


中秋节快乐!

我来撒糖辣!

你们的中秋节礼物,糖醋里脊馅儿的月饼!

开不开心!











凉亭里,李若山斜坐在小几前,望着天空,眼神飘忽。燕平山从远处的长廊上拎着两坛酒慢慢的踱过来,看见军爷似乎发着呆,瘪了瘪嘴,加快了脚步走到李若山对面,边在小几的另一端坐下,边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喂!回神了!”耳边响起燕平山的叫喊李若山转了下眼珠,撇了他一眼,将他审视了一番后才慢慢转过头来:“吵什么吵,这里的意境都被你搅了。”“呵,还意境?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赏月还要意境?你跟那文诌诌的长歌门的小子待到太久了吧!我这次回来一定要让他离你远点。”燕平山就着刚开的一坛酒喝了一口,似乎颇为气愤。“唉!”李若山叹了一口气,将酒杯推到燕平山面前,“另开一坛,帮我满上。”他一手撑着头看着燕平山乖乖的帮他倒了酒,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说道:你省点心吧!别去惹事了。”燕平山刚把杯子放定在对面人的面前,听到这话突然抬头,满眼的愤怒与不可置信。李若山抿着酒,愉悦的看着对面炸毛的人,眼里盛满了戏谑的笑意:“呦呵,难道你吃醋了?”
燕平山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身体凭着本能推翻了小几,将李若山抵在凉亭的一根房柱上,压上去啃咬眼前人的唇。“嘶,轻点!”李若山被咬痛,反咬了回去让燕平山松口,换来的只是更猛烈的进攻。燕平山将舌头探入李若山的口腔将所到之处都扫荡了一遍,李若山喘不过气来,在燕平山放开他的唇之后,摊在他身下喘着气,嘴唇已经有些肿了,被唾液完全沾湿,在月下泛着微光。燕平山眸色一深,又吻了下去,毫不费力的撬开还在负隅顽抗的人的银牙,舔舐着李若山的舌头,两人人的舌交缠在一起,翻出一片靡乱的水声。
燕平山放开李若山的唇,在闭着眼睛喘息的李若山的眼睑上留下一个轻吻,转而向下开拓。李若山已经脱了力,任凭他舔舐着自己的脖子,锁骨,一步步向下。燕平山熟练的卸下自己和李若山的铠甲,然后将两个人的胸膛贴在一起,在李若山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满意的感到怀里的人抖了抖,起身对着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然后唇覆上李若山的胸肌,舔舐啃咬,脖子上明天可能会被别人看见,所以就悠着点了,但这里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唔,痛!”李若山叫出声来,用着全力踹向燕平山的裆部,但其实没什么力道。燕平山吃痛。起身不满的看着李若山,但见怀中人微微一笑,攀上自己的脖子,附在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
“乖,回去再好好解决。”
燕平山打横抱起李若山,穿过长廊,向房内走去。





¥¥¥¥¥¥¥¥¥¥¥¥盾挡¥¥¥¥¥¥¥¥¥¥¥¥

我现在觉得我肾功能要衰竭了[躺倒]

【苍策苍】友军一定不都是这样(叁)




画风清奇,请谨慎食用



从那以后燕平山几乎天天往李若山营帐跑,毕竟同在一片驻地,两军营帐靠的很近。虽然都只是替统领跑跑腿,送送信,但李若山和燕平山还是很快熟络起来。两个人经常一起去驻地旁的市镇上逛逛,训练完一起去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燕平山会和李若山说他在雁门的一些琐事还有大大小小的战事,李若山也会说一些在洛阳的事和狼牙攻过来之后的事。两人也算是把酒言欢的兄弟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向前。
李若山一直以为燕平山一天到晚都是这么懒散,直到他有一天看见燕平山带着苍云军操演。玄甲列阵,金属的撞击声震撼天地,撞击着人的神经。他原本只是路过,也不由得止步,站在一旁默默看着。他想起雁门关之役,想着是不是当时苍云军也是这样击退一波波狼牙的进犯……
燕平山带着手下军士操演完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李若山坐在离演练场不远的草地上想什么想的正出神。他不自觉地笑了笑,提了刀盾慢慢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燕平山笑问。见李若山没反应,他也不恼,顺势在在草地上躺下,手背在脑后。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人看着天无所事事,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前方过了好久。演练场上的苍云军士早已全都散去,天边紫红色的火烧云托着一轮金红色的残阳缓缓下沉......
李若山终于发话了:“你小子刚才还挺帅啊,平常怎么那么懒散。”完全是陈述句的语调。
“呵,你不也是那么懒散,还好意思说我,爷可厉害着呢!”燕平山毫不在意,跷了个二郎腿在那里抖着。
“切!你们苍云要真那么厉害,雁门关能失守?愧对圣上赐你们玄甲苍云的名字,那么不争气。”
李若山依旧是懒懒的说着,没有注意到燕平山一下子僵直的脊梁。燕平山一下子坐起身来,看向李若山。察觉到对方的视线,李若山转过头去,一下子定住了,他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这么大。燕平山永远不会知道当时他的表现有多么令人畏惧,他脸上的肌肉紧绷,面色狰狞,牙关紧咬,眼中的怒火似要漫溢出来,像一只被人触及逆鳞的猛兽,染血的獠牙显露出来。
“燕....燕平山?!我....我....我只是要开个玩笑…你...你别吓人...”李若山有些惊慌失措。
半晌,燕平山冷静下来。平静的望向李若山还带着惊慌的眸子,定定地看了一阵子,叹了口气,拿好刀盾,慢慢站起来。
“我以为你够了解我。”他声音沙哑的丢下一句。李若山恍惚的抬起头,正好与他的视线对上,充满遗憾与哀伤。
当李若山缓过来的时候,燕平山已经走远了,天色早已完全黑下来了。他站起来,走回自己的营地,刚才的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他翻开挡着自己帐篷入口的厚布,意外的发现苍云的统领*坐在那里。对方没有一丝惊讶,只是示意他上坐。待到李若山坐下后,他发话了。
“我来为燕副统领今天的行为道歉。”
李若山原本低着头,听到这话一下抬起头来,盯着苍云统领,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说了下去。
“燕平山是一个孤儿。我们不知道他是哪位同胞的遗孤,毕竟战死的人太多了。我们按照军中的习惯让他姓燕,平山取荡平燕山之意,他被我们养大,对苍云的感情胜过一切,所以李将军说起雁门关之役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激动。”
“...我没事,是我对不起他,不应该开那种玩笑”李若山扶额叹息。
苍云统领话锋一转,“另外还请将军别再以玄甲苍云相称了。自雁门关一役后,就再没有玄甲苍云,苍云也再不是李唐的军队”
李若山猛然抬起头,对上苍云统领的眼睛,对方虽然一直都带着笑意,但从未达到眼底。他不禁也严肃起来,点点头。
对方走后,李若山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想到当初李承恩给他看的风夜北的来信,总算把事情想了个大概,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去给燕平山解释清楚。




注:苍云统领只是一个统领而已,不是燕帅。
至于他为什么气场强大又有文化XD
因为我想写苍歌文!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好就是了……
##############盾舞!##############
想要写点啥来挽救一下苍爹的攻气
然而感觉越写越狗血了[躺平]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苍策苍】友军一定不都是这样



苍策赛高!


请小心食用





所谓不打(?)不相识,燕平山和李若山经过这一次的折腾,也算是是认识了。燕副统领记着昨天那位“李将军”的承诺,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就到李若山的营帐前等他,也算给友军一个好印象。“也算给他一个下马威!嘿嘿....”燕平山卸下玄甲,在床上舒展舒展筋骨,然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然后第二天果然迟到了。
李若山坐在桌前,黑着脸看着对面一个黑糊糊的拿着骇人的刀盾像个小孩一样别扭的抓耳挠腮理由一大堆但就是不道歉的人,心下默默地给他记了一帐。他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拍拍燕平山的肩膀“...别杵在那里了,跟我来”然后大步向前走去,满意的看见后面那个人乖乖的跟了上来。
二人又到了马场。燕平山见又是这个脸色有些不太好,李若山倒是一脸轻松愉快。他把远处的几匹马指给燕平山看“那几匹,你自己去挑吧”燕平山点点头,拿着自己的刀盾,一个撼地就砸了过去。李若山吓了一跳,接下来就呆呆的看着对面烈马群中盾牌飞舞...
之后又看着燕平山在刚驯好的马上摆出各种自认为很帅的造型,哭笑不得。



******************盾墙!*******************
这个脑洞来源于真实经历
我二十几级的时候看见亲友军娘在线,就兴冲冲的跑去了。神行过去以后从神行点跑下山第一个进入的就是天策马场,进去之后就被一群烈马追着跑😂

【试水】【苍策苍】友军一定不都是这样的



第一次写文,请小心食用




燕平山是一个普通的苍云。
是的,极其普通。
现在破格作为副将跟随某个苍云将领来到天策府学习。
刚扎完营,燕平山决定去喂个马,毕竟一路从雁门那么远的地方走过了也是辛苦了那个老家伙。问过路边守卫的友军士兵马场在哪里以后,燕平山牵着自己的老马慢慢的向那里走去。虽然已经有好几批苍云军来过,但因为像燕平山这么懒散的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一路上他受到了不少友军的注视,不过他也不在乎就是了。到了马场,他随意把马放到草地上正在吃草的马群中,自己找了个树荫打算休息一下,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再回去。“那时候训话应该完了吧……”他这样想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喂!你!醒醒!”好梦忽然被莫个人的大声叫喊打断了。
李若山是天策府的一个将领,这次负责接待从雁门远道而来的友军。之前李承恩李大帅就说过要好好接待人家,所以当听到苍云军里少了一个人的时候他立马就找出来了。幸而一出驻地就有了线索,但因为是点完名后才发现人少的所以离那个少了的人大摇大摆的跑到马场也有一段时间了。他骑着自己的里飞沙火速赶到马场,却发现人还在树荫底下优哉游哉的睡觉,顿时心里就起了点火。他提着枪压着无名火站在莫个还睡的正香、不明情况的人面前大声的喊要叫醒他,却发现人竟然只是嘟囔了一句“....哎呀...别闹了...”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后心中的怒火到达了顶点。
李若山一把将长枪扔向燕平山的脑袋,燕平山一下子惊醒。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下意识一躲然后摸向自己两旁想拿起刀盾反击,又忽然想起刀盾都丢在驻地了。猛的一抬头看见眼前有一个表情狰狞的友军,看盔甲似乎军中地位并不低,连忙脸上带笑的解释道歉“对不起呀……嘿嘿我只是来喂个马嘿嘿嘿一不小心睡过时间了”李若山气结,拔出地上自己的长枪,背到背上,冷冷的吩咐燕平山“牵好你的马,走!”路上李若山看着燕平山哈欠连天的蔫样和他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的老马,忍不住笑出声来,气也消了大半。他揶揄道“你这马还能骑?不如换一匹吧!”燕平山瞟了他一眼“这老马我骑了好长时间了,不说喜欢,但也有感情了怎么能说换就换呢。而且我也没钱换,不如将军送我一匹吧。嗯?怎么样?”他说最后几句的时候看见李若山的脸越来越黑,心情有些愉悦,唇角微弯,露出了痞子般的笑。“忍,我要忍”李若山憋出一个笑脸“乐意效劳”,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当两人回到营地时太阳早已落山了,不出意外的第一次做小统领就遛炮的燕平山被苍云的将军骂了个狗血喷头,一旁默默看着的李若山觉的甚是愉悦。

说!断腿堡给了多少赞助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