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咸鱼猹

高考暂A

【试水】【苍策苍】友军一定不都是这样的



第一次写文,请小心食用




燕平山是一个普通的苍云。
是的,极其普通。
现在破格作为副将跟随某个苍云将领来到天策府学习。
刚扎完营,燕平山决定去喂个马,毕竟一路从雁门那么远的地方走过了也是辛苦了那个老家伙。问过路边守卫的友军士兵马场在哪里以后,燕平山牵着自己的老马慢慢的向那里走去。虽然已经有好几批苍云军来过,但因为像燕平山这么懒散的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一路上他受到了不少友军的注视,不过他也不在乎就是了。到了马场,他随意把马放到草地上正在吃草的马群中,自己找了个树荫打算休息一下,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再回去。“那时候训话应该完了吧……”他这样想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喂!你!醒醒!”好梦忽然被莫个人的大声叫喊打断了。
李若山是天策府的一个将领,这次负责接待从雁门远道而来的友军。之前李承恩李大帅就说过要好好接待人家,所以当听到苍云军里少了一个人的时候他立马就找出来了。幸而一出驻地就有了线索,但因为是点完名后才发现人少的所以离那个少了的人大摇大摆的跑到马场也有一段时间了。他骑着自己的里飞沙火速赶到马场,却发现人还在树荫底下优哉游哉的睡觉,顿时心里就起了点火。他提着枪压着无名火站在莫个还睡的正香、不明情况的人面前大声的喊要叫醒他,却发现人竟然只是嘟囔了一句“....哎呀...别闹了...”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后心中的怒火到达了顶点。
李若山一把将长枪扔向燕平山的脑袋,燕平山一下子惊醒。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下意识一躲然后摸向自己两旁想拿起刀盾反击,又忽然想起刀盾都丢在驻地了。猛的一抬头看见眼前有一个表情狰狞的友军,看盔甲似乎军中地位并不低,连忙脸上带笑的解释道歉“对不起呀……嘿嘿我只是来喂个马嘿嘿嘿一不小心睡过时间了”李若山气结,拔出地上自己的长枪,背到背上,冷冷的吩咐燕平山“牵好你的马,走!”路上李若山看着燕平山哈欠连天的蔫样和他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的老马,忍不住笑出声来,气也消了大半。他揶揄道“你这马还能骑?不如换一匹吧!”燕平山瞟了他一眼“这老马我骑了好长时间了,不说喜欢,但也有感情了怎么能说换就换呢。而且我也没钱换,不如将军送我一匹吧。嗯?怎么样?”他说最后几句的时候看见李若山的脸越来越黑,心情有些愉悦,唇角微弯,露出了痞子般的笑。“忍,我要忍”李若山憋出一个笑脸“乐意效劳”,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当两人回到营地时太阳早已落山了,不出意外的第一次做小统领就遛炮的燕平山被苍云的将军骂了个狗血喷头,一旁默默看着的李若山觉的甚是愉悦。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