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咸鱼猹

高考暂A

【苍策苍】友军一定不都是这样(叁)




画风清奇,请谨慎食用



从那以后燕平山几乎天天往李若山营帐跑,毕竟同在一片驻地,两军营帐靠的很近。虽然都只是替统领跑跑腿,送送信,但李若山和燕平山还是很快熟络起来。两个人经常一起去驻地旁的市镇上逛逛,训练完一起去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燕平山会和李若山说他在雁门的一些琐事还有大大小小的战事,李若山也会说一些在洛阳的事和狼牙攻过来之后的事。两人也算是把酒言欢的兄弟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向前。
李若山一直以为燕平山一天到晚都是这么懒散,直到他有一天看见燕平山带着苍云军操演。玄甲列阵,金属的撞击声震撼天地,撞击着人的神经。他原本只是路过,也不由得止步,站在一旁默默看着。他想起雁门关之役,想着是不是当时苍云军也是这样击退一波波狼牙的进犯……
燕平山带着手下军士操演完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李若山坐在离演练场不远的草地上想什么想的正出神。他不自觉地笑了笑,提了刀盾慢慢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燕平山笑问。见李若山没反应,他也不恼,顺势在在草地上躺下,手背在脑后。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人看着天无所事事,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前方过了好久。演练场上的苍云军士早已全都散去,天边紫红色的火烧云托着一轮金红色的残阳缓缓下沉......
李若山终于发话了:“你小子刚才还挺帅啊,平常怎么那么懒散。”完全是陈述句的语调。
“呵,你不也是那么懒散,还好意思说我,爷可厉害着呢!”燕平山毫不在意,跷了个二郎腿在那里抖着。
“切!你们苍云要真那么厉害,雁门关能失守?愧对圣上赐你们玄甲苍云的名字,那么不争气。”
李若山依旧是懒懒的说着,没有注意到燕平山一下子僵直的脊梁。燕平山一下子坐起身来,看向李若山。察觉到对方的视线,李若山转过头去,一下子定住了,他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会这么大。燕平山永远不会知道当时他的表现有多么令人畏惧,他脸上的肌肉紧绷,面色狰狞,牙关紧咬,眼中的怒火似要漫溢出来,像一只被人触及逆鳞的猛兽,染血的獠牙显露出来。
“燕....燕平山?!我....我....我只是要开个玩笑…你...你别吓人...”李若山有些惊慌失措。
半晌,燕平山冷静下来。平静的望向李若山还带着惊慌的眸子,定定地看了一阵子,叹了口气,拿好刀盾,慢慢站起来。
“我以为你够了解我。”他声音沙哑的丢下一句。李若山恍惚的抬起头,正好与他的视线对上,充满遗憾与哀伤。
当李若山缓过来的时候,燕平山已经走远了,天色早已完全黑下来了。他站起来,走回自己的营地,刚才的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他翻开挡着自己帐篷入口的厚布,意外的发现苍云的统领*坐在那里。对方没有一丝惊讶,只是示意他上坐。待到李若山坐下后,他发话了。
“我来为燕副统领今天的行为道歉。”
李若山原本低着头,听到这话一下抬起头来,盯着苍云统领,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说了下去。
“燕平山是一个孤儿。我们不知道他是哪位同胞的遗孤,毕竟战死的人太多了。我们按照军中的习惯让他姓燕,平山取荡平燕山之意,他被我们养大,对苍云的感情胜过一切,所以李将军说起雁门关之役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激动。”
“...我没事,是我对不起他,不应该开那种玩笑”李若山扶额叹息。
苍云统领话锋一转,“另外还请将军别再以玄甲苍云相称了。自雁门关一役后,就再没有玄甲苍云,苍云也再不是李唐的军队”
李若山猛然抬起头,对上苍云统领的眼睛,对方虽然一直都带着笑意,但从未达到眼底。他不禁也严肃起来,点点头。
对方走后,李若山平复了一下心情,又想到当初李承恩给他看的风夜北的来信,总算把事情想了个大概,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去给燕平山解释清楚。




注:苍云统领只是一个统领而已,不是燕帅。
至于他为什么气场强大又有文化XD
因为我想写苍歌文!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好就是了……
##############盾舞!##############
想要写点啥来挽救一下苍爹的攻气
然而感觉越写越狗血了[躺平]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