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咸鱼猹

高考暂A

【苍策】友军中秋番外 [别名:正经浪货军爷的作死]


中秋节快乐!

我来撒糖辣!

你们的中秋节礼物,糖醋里脊馅儿的月饼!

开不开心!











凉亭里,李若山斜坐在小几前,望着天空,眼神飘忽。燕平山从远处的长廊上拎着两坛酒慢慢的踱过来,看见军爷似乎发着呆,瘪了瘪嘴,加快了脚步走到李若山对面,边在小几的另一端坐下,边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喂!回神了!”耳边响起燕平山的叫喊李若山转了下眼珠,撇了他一眼,将他审视了一番后才慢慢转过头来:“吵什么吵,这里的意境都被你搅了。”“呵,还意境?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赏月还要意境?你跟那文诌诌的长歌门的小子待到太久了吧!我这次回来一定要让他离你远点。”燕平山就着刚开的一坛酒喝了一口,似乎颇为气愤。“唉!”李若山叹了一口气,将酒杯推到燕平山面前,“另开一坛,帮我满上。”他一手撑着头看着燕平山乖乖的帮他倒了酒,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说道:你省点心吧!别去惹事了。”燕平山刚把杯子放定在对面人的面前,听到这话突然抬头,满眼的愤怒与不可置信。李若山抿着酒,愉悦的看着对面炸毛的人,眼里盛满了戏谑的笑意:“呦呵,难道你吃醋了?”
燕平山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身体凭着本能推翻了小几,将李若山抵在凉亭的一根房柱上,压上去啃咬眼前人的唇。“嘶,轻点!”李若山被咬痛,反咬了回去让燕平山松口,换来的只是更猛烈的进攻。燕平山将舌头探入李若山的口腔将所到之处都扫荡了一遍,李若山喘不过气来,在燕平山放开他的唇之后,摊在他身下喘着气,嘴唇已经有些肿了,被唾液完全沾湿,在月下泛着微光。燕平山眸色一深,又吻了下去,毫不费力的撬开还在负隅顽抗的人的银牙,舔舐着李若山的舌头,两人人的舌交缠在一起,翻出一片靡乱的水声。
燕平山放开李若山的唇,在闭着眼睛喘息的李若山的眼睑上留下一个轻吻,转而向下开拓。李若山已经脱了力,任凭他舔舐着自己的脖子,锁骨,一步步向下。燕平山熟练的卸下自己和李若山的铠甲,然后将两个人的胸膛贴在一起,在李若山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满意的感到怀里的人抖了抖,起身对着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然后唇覆上李若山的胸肌,舔舐啃咬,脖子上明天可能会被别人看见,所以就悠着点了,但这里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唔,痛!”李若山叫出声来,用着全力踹向燕平山的裆部,但其实没什么力道。燕平山吃痛。起身不满的看着李若山,但见怀中人微微一笑,攀上自己的脖子,附在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
“乖,回去再好好解决。”
燕平山打横抱起李若山,穿过长廊,向房内走去。





¥¥¥¥¥¥¥¥¥¥¥¥盾挡¥¥¥¥¥¥¥¥¥¥¥¥

我现在觉得我肾功能要衰竭了[躺倒]

评论(3)

热度(13)